廣告贊助

showLargeImage  

 

「您好!我九歲。我沒有去上學,在家裡自修,我去找喜歡的人,讓喜歡的人教我!

 

我學習我想學的事情,優先學習讓我很興奮的事情。

 

我是東大資優人才培育計畫的自學者。

 

我的爸媽離過兩次婚,跟媽媽分開的四個月期間,我變成一個沒用的只想死掉的小孩。

 

但是我改變了自己的生活方式,現在充滿自信地享受生活。

 

我想把自己的經驗寫成書,您願意聽我說嗎?090-●●●●-●●●●(這是媽媽的電話號碼)」

 

 

 

九歲的你在做什麼呢?也許正和同學們一起開心地上課,想著放學後要去哪裡玩吧。

 

而當年九歲的中島芭旺,卻選擇了一條和多數人很不一樣的路。

 

沒有到一般小學上課的他,有天用媽媽的帳號傳了這樣的訊息到日本出版社「sunmark」出版總編高橋朋宏的臉書。

 

他深知自己是個有想法、有故事的人,也決定想辦法將它們大聲說出來。

 

 

中島芭旺簡單而真心的文字,時常讓高橋朋宏這個看盡菁英作家的大人驚嘆出聲,平時常將作者的原稿從頭改到尾的他,這次在中島芭旺的原稿面前,除了格式上的微調與改錯字之外,可以說是一字都未更動。

 

 

《我看見、我知道、我思考》這本書完整呈現了中島芭旺小小腦袋中蘊藏的大大精神,書中的句句心靈小語,便是他想告訴我們的——那些重要卻被遺忘的小事。

 

 

 

而這本書確實沒讓人失望,不僅奪下日本亞馬遜文學、心理勵志、人文思想三大榜冠軍,在日本出版5個月時,銷量就已突破10萬本,為日本文壇投下一顆震撼彈。

 

然而,比起這些絢爛的銷售成績,也許更令人覺得珍惜的,是他喚起了大人們心中,曾經單純、澄澈,卻早被遺忘的心。

 

 

 

懦弱、膽小的大人請閃邊!讓心中小孩為你做主

 

 保有孩子的天真,讓他有能力看見大人不願面對的脆弱。

 

中島芭旺的文字精煉易讀,雖然下筆時不到十歲,卻對世事擁有超齡的見解,甚至點破許多大人的盲點,因此素有「小小哲學家」的美名。

 

 

「『害怕』,就是因為想去做。

 

不想做的話會覺得『不想做』,

 

『害怕』並不是不想做。」

 

 

看似經歷人生風霜的大人,有時他的勇敢並不和年歲成正比。

 

總是因為擔心這個、煩惱那個,而對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卻步、遲疑,因為自己的膽怯而遲遲不敢嘗試,忘記了幼時勇於橫衝直撞的熱情。

 

 

同樣的,作為大人,常常有著無謂的堅持與自尊心,逞強地想獨立完成所有任務、不肯示弱,卻可能因此為自己和他人帶來更大的麻煩。

 

但是,中島芭旺卻明白,沒有一個人是完美的,

 

了解自己軟弱之處進而尋求協助,正是另一種堅強的表現,大人、小孩皆然。

 

 

 

「我最大的優點,

 

就是知道自己一個人什麼事情都辦不到。

 

我知道這一點,

 

所以我會請別人幫忙我。」

 

 

藉由中島芭旺的眼睛觀看世界,我們得以重新做回一個孩子,就像一張曾經無暇、無憂的白紙。

 

跟著他的視角轉換心境後,才發現原來這個世界可以如此單純!

 

因為,從來都是「人」讓事情變得複雜,是「人」讓心與心之間產生距離,卻也是「人」才能修復這一切,回歸生命的本質。

 

 

 

小小哲學家愛家也愛玩,連打電動也能悟出一番哲理

 

儘管人們總是誇讚中島芭旺能看見大人所忽略的事,但在書中這些發人省思的小語中,還是能看見他做為一個孩子的純真。

 

 

不管是對這世界的日常由衷感謝,不將其認為是理所當然,或者是想守護自己喜愛事物的決心。

 

 

「『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。』

 

那不能打電動到底是怎樣?

 

『你可以自己選。』

 

那不能打電動是為什麼?

 

『你喜歡怎樣都可以。』

 

但是,又說『要照媽媽喜歡的方式喔~』

 

能不能多信任小孩一點?

 

明明是自己的小孩啊!」

 

 

言語中雖然流露他的執著,令人莞爾一笑,但最可貴的便是他除了娛樂自己之外,還能在「打電動」上省思一回。

 

就像他在書中所說,他認為擁有一顆會打電動的腦,讓腦中如同花園般燦爛盛開。

 

走路的時候,眼中所見之物都能在腦中自由變化,就連走路這般日常都能因此變得有趣。

 

除了喜歡遊戲、電動以外,中島芭旺也和一般孩子一樣,深愛著家人,尤其是對他處處體諒、照顧的媽媽。

 

書中提到,有次他因為媽媽病了而心急如焚,當下才深切體會到,媽媽從前跟他說:「你只要活著就好。」這句話的真正意涵。

 

 

 

「媽媽是媽媽真的太好了。

 

媽媽為了她自己煮飯做菜,

 

不只是為了我,

 

這樣讓我覺得自由。

 

媽媽為了自己活下去,

 

所以我也為了我自己活下去。

 

我不是因為媽媽是媽媽才喜歡她,

 

我是喜歡這個叫做岩切彌生的人,

 

因為喜歡這個人,

 

所以我才出生當媽媽的兒子。」

 

 

擦乾眼淚、收起尖叫,走過黑暗霸凌時期,學會寶貝自己

 

 

藉由和自己、和世界對話,中島芭旺跨越霸凌傷痕,也累積許多生命哲學。

 

中島芭旺於在家自學前,曾到小學接受過一段時間的學校教育。

 

然而,如同許多孩子在求學路上曾遭遇過的,他在學校被霸凌、欺侮,讓他當時只想逃離那個如地獄般的地方。

 

 

霸凌,無論以任何形式出現,不管對任何年齡的人來說,無疑都是一道難以抹滅的傷口。

 

 

「不想去上學但還是得去的時候,

 

我雖然活著,但是其實已經死了,

 

一直不理會自己的心聲,我把我自己殺掉了。

 

我想對那個時候的我說──

 

讓自己活過來,

 

我辦得到的,

 

未來的我活過來了喔。」

 

 

現年12歲的他,已經在今年三月回到學校上課。

 

也許無法保證求學之途一路順遂,但他帶著那顆透明清晰的心,對世事洞若觀火,不管未來發生什麼,也都將成為他的養分。

 

 

中島芭旺,這個大人眼中的孩子,他是你、是我,是我們每一個人。

 

書中帶領讀者透過乾淨的心靈去觀察自己、觀察周遭,省思人與人之間、人與世界、人與生命之間的關係。

 

一字一句如此精簡,如此震撼!

 

 

這位小小哲學家教會我們,如何細細叩問生命的本質、探究做為一個「人」的核心價值,而這樣的心思無論到了什麼年歲,都將成為彌足珍貴的寶物。

 

 

反覆問問自己:「我看見了什麼?我知道了什麼?我思考過什麼?」

 

別忘了中島芭旺的溫柔提醒——「我總是只有今天。我總是只有現在。」

 

 

本文部分內容經授權取材自三采《我看見、我知道、我思考:大人都忘了...那些簡單卻重要的小事》

 

責任編輯/鐘敏瑜

 

<<本文摘自風傳媒,丁宛臻>>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幾何 的頭像
幾何

幾何的部落格

幾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